银河丘比特

💚橙绿一生推💛
💛要生生一堆💚
主食胜出,桑仪,追仪,狄芳,没有什么雷点,轰出胜,追仪凌,狄芳白 (啥子魔鬼cp。。hhh)什么的大三角什么的超棒

《七秒》15

  话说上一话蓝湛用帮景仪抄一辈子的家规换来了自由。

  

  蓝湛站在屋顶,俯瞰着后山人来人往。。。

  “魏婴,你给我等着。”

  

  莲花坞。

  “麻烦去和江宗主通报一声,就说姑苏蓝氏的蓝愿求见。”

  “稍等。”

  

  “蓝曦臣,你伤养的差不多了吧?”

  “怎么了,阿澄这是要赶我走?”

  “你在莲花坞许久,我怕你叔父怪罪。”

  “这样啊,那我以后可以常来看阿澄吗?”

  “腿长在你身上,你想来便来好了。”

  “谢谢阿澄。”

  

  “宗主,姑苏蓝愿仙士求见。”

  “思追?”

  “怕是你叔父派来的。你让他稍等,我片刻就好。”

  “是。”

  

  “你快收拾收拾,好和思追一同回去了。”

  “那我下次再来。”

  蓝曦臣浅浅一笑,让江澄看呆了。

  

  “阿澄?”

  “啊?没事,没事。快收拾吧你。”

  “阿澄方才可是害羞了?”

  “才没有的事情!蓝曦臣你再敢乱说我就让仙子咬你信不信?!别以为我不敢!”

  “好好好,阿澄说没有就没有。”

  “哼,这还差不多。”

  

  某羡:啧啧啧这俩人天天秀,这狗粮吃的。。。二哥哥什么时候来找我啊。。。

  (蓝湛:和我在一起就是为了秀?🌚🌚🌚🌝🌝🌝分手吧,你这让我伤心的狗男人。)

  (W羡:🌚🌚🌚🌝🌝🌝我又狗了呢?。。。)

  

  “蓝愿公子,我家宗主请您稍等。”

  “好,我这边刚好有事出去一趟,麻烦告知一声,我晚些时候再来。”

  “好。”

  

  思追踏上剑御剑而去。

  聂家。

  “唔。。。大哥不让出去QAQ,想景仪了。。。”

  “聂宗主,姑苏的蓝愿求见。”

  “就他一位?”

  “是的。”

  “哦。那请他到大堂一趟吧。”

  “是。”

  

  “QAQ,还以为景仪也来的说。。。”

  管家领着思追到了大堂。

  “聂宗主。”

  “不必多礼,今天你来何事?”

  “是景仪托我帮忙带东西给你。”

  

  “(心想)我就知道景仪还记着我QAQ”

  “既然东西已经带到了那我就先走了,叔父吩咐要带泽芜君回姑苏,我就先告辞了。”

  “好,管家,送蓝愿公子。”

  “是。”

  

  思追走后。

  “景仪会给我送什么呢?(满脸写着期待)💖💖💖”

  聂怀桑拆开包裹,只见是一堆的家规和一张字条。上面写着:这是家规,怕下次给叔父罚,本来是含光君帮我抄的,但看他也没空,你先帮我写写吧。😉😉😉

  聂怀桑:55555😭😭😭没爱了

  

  只见我们的聂导和一个任劳任怨的小媳妇一样,抱着一堆家规去书阁了。

  

  (小剧场:

  “呐呐,怀桑呐,家规帮我抄的怎样了?”

  “emmm,写了五遍。”

  “什么?五遍?!这么快!?”

  “是啊,我拿五支笔一起抄的。”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某日景仪又被罚抄家规ing。。。

  “唔哈,抄完了!”

  拿去给蓝启仁看。

  “🌚🌚🌚🌝🌝🌝你写的是什么?”

  “家规啊。”

  “字怎么写成这样?”

  “哦,这个啊,是聂宗主教我的。”

  “哦,聂宗主,是这样的吗?”

  “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啊。”

  “🌚🌚🌚🌝🌝🌝聂怀桑。。。”

  “蓝景仪?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啊?”

  “不就是拿了五支笔一起写吗?。。。”

  “好,既然你喜欢写,那就写个够吧,一百遍,五支笔一起抄,明早我来检查。”

  “唉,不会吧。。。聂怀桑!你别走,站住!帮我一起抄!”

  “啊,好的好的。”

  于是两人连夜抄完了家规。

  第二日,景仪醒了,昏昏沉沉的问聂怀桑,

  “你为什么老是喜欢说‘不知道’啊?我可给你害惨了。”

  “我也不知道啊,不过玩脱了景仪后腿就可以和景仪一起罚抄家规了呢。。。

  “🌚🌚🌚💢💢💢🌝🌝🌝原来聂怀桑你TM是故意的。。。”

  “什么,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

  

  “仙士,江宗主请您进去。”

  “多谢,麻烦带个路。”

  蓝思追和管家来到魏无羡房前,蓝曦臣已经收拾好了和江澄正说着话。

  

  “宗主,思追仙士来了。”

  “好。”

  “你家思追来接你回去了。”

  “阿澄,不要太想我。”

  “。。。🌚🌚🌚🌝🌝🌝”

  

  突然,只见家丁和江澄说了几句贴耳之话,江澄一言不发的开了门,御剑离去。

  “。。。”

  蓝曦臣还没反应过来江澄就已经走远了。

  “泽芜君,叔父派我来接你回姑苏。”

  “嗯,走吧。”

  

  蓝曦臣走后,魏无羡叹了口气,“哎。。。这一个个的都走了,就我一个人。。。蓝二哥哥我好想你哦。。。”

  

  江澄离开莲花坞,立马往姑苏奔去。

  “唉,泽芜君,那个是江宗主?”

  “是。。。不好。”

  蓝曦臣突然意识到什么,立马加快了御剑速度。

  

  蓝湛这边。

  “叔父竟布下如此严密的防守。。。”

  蓝湛现在身体虚弱,大病还未愈,若是能有人帮他一把便好,突然,江澄闯入了他的视线。

  

  “都给我让开!”

  江澄手持三毒紫电,眼神可怕的很。

  “江宗主,你这般是要作甚?”

  “作甚?当然是来带我师弟回家啊。前辈难道还不允?”

  

  蓝启仁摇了摇头,示意他离开。

  “前辈,晚辈冒犯。”

  只见江澄一个闪身就与蓝家子弟打斗了起来。

  蓝湛看形势于江澄不利,于是上前支援。

  

  “忘机?你。”

  蓝启仁给气着了,半句话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叔父,忘机无意冒犯。,只求叔父能将魏婴还与我,我好带他去看大夫。”

  “忘机,魏婴已经死了,身子都凉透了,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接受呢?!”

  

  蓝湛没有理会蓝启仁,只发动一波比一波更强烈的攻击,终于,蓝启仁败下阵来。

  江澄拿紫电捆住蓝启仁,去找魏无羡的墓,可不料,给蓝湛先一步找到。

  

  只见蓝湛抱起魏无羡就要走,他忙上前阻拦。

  “江宗主这是作何,可不要耽误了魏婴治疗。”

  “就算要治疗也应该我带他去,就不劳蓝二公子费心了。”

  

  江澄说罢,想去抱魏无羡,不料蓝湛一躲,他扑了个空。

  “蓝湛,你把魏婴还给我!”

  “抱歉,恕我不能。”

  “把他还给我!”

  

  而后赶到的蓝曦臣和蓝思追看到这一幕纷纷上前阻拦江澄,蓝湛趁机御剑离去。

  “魏无羡!。。。”

  江澄失声大叫,可是没有人回应。。。

  

  。。。。。。

  要睡觉觉了啦,今天日常卡文,然后还有呢,就是之前老是写祠堂,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一直以为是客厅的意思,今天上网去查了一下原来是摆放家族灵位的地方😂😂😂所以换成大堂了,因为最近开学,可能会下午更文,反正有空就更了,等着吧。

  

  今日讨论会:

  觉得洋洋和道长谁攻谁受?感觉都可以,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了画面。。。


(晚自习写完作业后激情产物)我太难了
悄咪咪某站偷师了一下
我不会告诉你们我本来是想画Q版人全体结果画不下才画大头的

“签了。”结婚当天,就被他甩下一封离婚协议

“签了。”


男人冰冷的声音如同万年不化的寒冰,冷漠得跟毫无感情的机器一样,紧接着,一份文件甩在了绿谷面前。


绿谷定眼一看,四个大字突兀地撞入他的眼帘。


离婚协议。


为了躲避恐怖幼驯染通缉,只能。。。






穿上女装!

局长咔✘盗贼久

他八岁,他八个月,他用手指在他脚丫写名字,笑着说:“以后你就是我媳妇儿了。”


某日。。。(丈母娘出差帮忙奶媳妇儿,抱媳妇儿上厕所ing)


“(看到了什么。。。🌚)啊啊啊,老太婆你能和我解释一下这是(指男性第一性征)什么吗?!”





“我都没碰你,你是怎么怀孕的。而且,废久,你,是个男的。”


爆豪胜己已然忘了他宿醉那晚的狠狠贯彻,以及他绿发幼驯染脖颈后的标记


《七秒》14

  #几百年前的文搬来玩嘿嘿嘿(找打)

  (今天刚想到文末除了开一个下集预告还可以开一个讨论会,才不是为了凑字数!欢迎道友以及小可爱们踊跃参与哦,不要不理丘比特,丘比特会孤独的哦。。。QAQ)

  

  话说上一话蓝湛为摆脱蓝启仁控制,拿剑刺向自己的胸膛。。。

  

  “蓝湛?”

  魏无羡正在小憩,突然被梦惊醒,吓得他满头大汗。

  “这几天,右眼老是跳,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唉,这都什么跟什么呀,这等封建迷信我也会去信?”

  

  魏无羡呐,一边叨叨着封建迷信一边在心里把大罗神仙依次拜了个遍,只求蓝湛不要出事。

  “蓝湛呐,我就在这 你快回来,这里好小好冷哦。。。”

  魏无羡把自己缩成一团,完全没了往日的活跃。

  

  “唔。。。”

  “大夫,快,这边请。”

  蓝家弟子正领着大夫进了门。

  “唔。。。魏。。。”

  蓝湛胸口的血还未完全止住,整个人大汗淋漓,面色苍白。

  

  蓝启仁正想听清蓝湛说什么,大夫已到。

  “大夫,有劳。”

  蓝启仁微微向大夫掬了一礼,便退至一旁看着大夫给蓝湛把脉探病。

  

  “哎。。。”

  大夫只叹了口气,蓝启仁自是猜到了。

  “大夫且讲。”

  “这位公子,虽未伤及要害,但之前过度劳累抑或染病时未注意休息,现在身子虚的很啊。。。”

  

  “那大夫这。。。”

  “我开张方子,按上面的药材抓药,每日饭后服用,一日2~3次,切记,别让他再下床剧烈运动了,否则可能会留下遗症。”

  “多谢大夫,来人,送大夫。”

  

  “魏。。。”

  蓝启仁听见蓝湛似是有什么话要讲,凑近去听。

  “魏。。。魏婴,回来。。。”

  “。。。忘机,你执念当真如此之深。。。”

  

  (小剧场:《我们都很忙!》

  蓝启仁:照顾忘机可累坏我一把老腰。。。哎呦,得这个人来帮帮我。

  【打电话call蓝曦臣ing。。。】

  “喂?”

  “曦臣呐。”

  “是叔父啊,何事?”

  “曦臣呐,我有点事情想让你帮忙。”

  “啊,可是我现在下不了床。”

  “【江澄】蓝曦臣,你干嘛坐起来,躺回去!”

  “那个叔父我先挂了。”

  “嘟,嘟,嘟。。。”

  “🌚🌚🌚下不了床?”

  【唉,我说叔父您可千万别想歪了😂😂😂】

  【打电话call蓝思追ing。。。】

  “喂?”

  “思追呐。”

  “叔父,怎么了?”

  “那个,我有事找你帮忙,你看现在有空吗?”

  “这个,我肯定是。。。唉,阿凌,别抢!”

  “嗝,我就不!蓝老头,我告诉你,今天思追是我一个人的,谁也不能抢!谁也不能!”【喝了假的天子笑】【系统温馨提示:天子笑同学恭喜你获得“背锅侠”称号!】

  “阿凌乖,把手机还我好不好?”

  “哼,不要!蓝思追,你今天若敢食言,我定要你好看!哼,至于你这个老头,坏东西敢和我抢思追,哼!再见!”

  “嘟,嘟,嘟。。。”

  “老东西?坏东西?不要抢?他家的思追?🌚🌚🌚罢了等思追回来再商量让他抄几遍家规好了,顺便下次碰见江宗主与他说一声让他管管侄子。”

  【打电话call蓝景仪ing。。。】

  “嘟,嘟,嘟。。。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谢谢。。。”

  “。。。🌚🌚🌚”

  此时的景仪。

  “唔,家规。。。抄家规。。。”

  昏昏欲睡的景仪为了不让响铃吵到自己特地调静音了,睡的那叫一个香甜。。。只可惜,睡觉一时爽,抄书火葬场呐!景仪小心了!)

  

  “叔父,之前你托我给泽芜君传信,他说在云梦有些事情可能要晚些才能回来。”

  “有事?有何事?”

  “这个泽芜君没说。”

  “思追,你去云梦看看吧,莫要出事才好。”

  

  “唉,思追都能去,那我也要去!”

  “你?你是嫌家规抄的还不够多?”

  “哼。。。”

  “思追,你收拾收拾待会就去吧,早去早回。”

  “是。”

  

  “景仪呐,你留下来帮我好生照顾着忘机,不得有误,知道吗?!”

  “哦。”

  “我去有些事情,到时候有半分差池,我唯你是问。”

  “知道了。。。”

  

  蓝启仁出去了,多派了人手去驻守后山,天有不测风云,忘机劫走魏无羡是迟早的事情,他不会让这种事发生。(但是后面打脸啪啪啪)

  

  蓝思追收拾好行李,正准备御剑去云梦。

  “唉,思追!”

  “景仪?你怎么来了?”

  只见蓝景仪背着一个包裹。

  “景仪你要和我一同?可叔父。。。”

  “我定是不能也你一同啊,叔父知道了又要罚抄家规了,你帮我把这包裹交给聂怀桑吧。”

  

  “景仪还真是心悦他呐。”

  “哼,有时间说废话还不快走,到时候晚了叔父又该怪了。”

  “嗯。”

  蓝思追踏上佩剑,御剑而去。

  

  白衣飘飘少年,看似款款温柔,其实心若顽石。

  

  “啊~”

  景仪伸了伸懒腰,便回蓝湛房里了。

  “呃。。。魏婴。。。”

  景仪一回房就看到蓝湛坐着。赶忙跑过去。

  “幸好我刚刚去的快,不然含光君定是要走,那我就死定了。”

  

  “含光君,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无碍吧?你当时可把我们吓坏了。”

  “无碍。叔父。。。”

  “哦,叔父啊,他说有事情去办让我守着你。”

  “魏婴呢?”

  “啊,魏前辈啊?魏前辈他。。。他。。。”

  “但说无妨。”

  “叔父命人将他葬于后山了。”

  

  “唉,含光君,你起来干嘛?!”

  “去找魏婴。”

  “大夫说了,你不能起来,你身子虚的很呐!”

  “景仪,你知道吗?魏婴他,他没死,他没有死的,叔父就这样把他葬了,他会生气的,他一生气呐,万一又入魔道怎么办?我便也是拦不住的。”

  

  “。。。”

  “景仪,算我求你了,放我走吧。”

  “含光君。。。你也可怜可怜我吧,你昏迷的几天叔父可没把我折磨死。。。”

  “家规是吗?我替你抄,只要你放我走,以后得家规我都帮你写。”

  

  “呃,这个。。。”

  景仪有一丝犹豫。

  “景仪,我先走了,叔父那边我自有交代。”

  蓝湛带上忘机和避尘,御剑而去。

  “唉,含光君。。。”

  景仪眼睁睁的看着蓝湛御剑远去。

  

  “呃。。。🌚🌚🌚我蓝景仪上辈子到底造什么孽了。。。”

  “啊啾~”

  蓝启仁突然打了个喷嚏,感觉有人在背后说他。🌚🌚🌚

  “你们严加防守,不得有半分差池,否则唯你们是问。”

  “是。”

  

  此时,远处一位蓝湛站在屋顶,远远的看着后山。

  “魏婴,等我。”

  

  下集预告👇👇👇👇👇👇👇👇👇:

  “江澄,魏婴我是一定会带走的,你若要拦着,恕我无礼。”

  “好,看招!”

  “阿澄!”

  

  本期讨论👇👇👇👇👇👇👇👇👇:

  假如,把大主角换了。。。魏无羡换成金光瑶,蓝湛换成聂明玦(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我是聂瑶党),江澄换成蓝曦臣,然后以原来的剧情发展,你觉得会怎么样?欢迎下方留言哦!

  

  今天还没上学,晚上更多一点,这话少了点,大家见谅,毕竟是从凌晨三点多写到四点多的(小声BB)

《七秒》13

     话说上一话前一部分真的虐到自己,后面的。。。emmm。。。狗粮撒的,狗粮吃多了要变口味的,今天来点清淡的。对了,以后写文文最后会加一段下文大致情节预告哦😋,还有小剧场在百虐之中让大家放松放松😉。

  

  “不对,现在不是关注死傲娇和曦臣大哥的时候,蓝湛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按他的性子,我若是下葬了定是掘地三千也要给我挖出来,违背那蓝老头恐怕是没好果子吃,何况还是那蓝老头的得意门生。。。”

  

  魏无羡托腮,脑补着蓝忘机被蓝启仁责罚的画面。

  “怎么办怎么办啊,我怎么能让蓝二哥哥受那蓝老头的摧残!?可我现在这样。。。蓝老头我诅咒你✘@~&#。。。(蓝启仁:啊啾!😷)”

  

  “含光君,您先吃点东西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叔父和泽芜君怕是会担心。”

  “你放着吧。”

  “那,含光君快些用膳吧,膳食要趁热吃。”

  “嗯。”

  

  蓝湛不再拒绝进食,毕竟保持体力很重要,不然根本没办法行动,可能连大哥和叔父那关都过不去,谈何救魏婴?

  想到魏无羡,蓝湛咬了咬牙关。

  “你若在,定也是不希望我这般对吧。。。”

  

  之前蓝湛听说魏无羡被下葬了以后,整个人真的是和丢了魂魄一般,一天到晚一动不动,要不发呆要不喝酒,别提有多狼狈了。只是现在心里多了一份念想,至少得找到仙士帮忙。。。

  蓝湛就是靠着这个念想坚持到现在,虽说整个人看着还可以,可却也是瘦了大半圈,眼底乌紫,锁骨凹陷,身上的衣服都有些不适宜了。

  

  未曾想,昔日的蓝二公子现竟会变得如此邋遢。

  “啧,这个魏婴,走了也不让人安宁。。。”

  蓝启仁揉了揉太阳穴道。

  思追帮他按摩。

  

  “叔父,您别发愁了,含光君定是一时冲动才会这般,待他冷静下来一定会想清楚的。”

  “希望是这样吧。。。”

  “唉,叔父,您老就别老是叹气了什么的啦,您看看您白头发呐,多的是。。。白头发太多就显老了,就不好看了。”

  

  “蓝景仪!”

  “啊,在!”

  “家规三遍。”

  “啊,不要了吧。。。再说了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叔父,你刚刚。。。”

  “还敢顶嘴?看来你是和魏婴待久了学坏了。那就抄五遍。”

  “啊?”

  “再废话再加五遍。”

  “那,那个我先告辞,叔父思追你们慢慢聊。”

  

  哎。。。又是皮断手的一天TAT,没关系景仪不怕,你还有我。。。(景仪:QAQ有你真好)的聂怀桑(景仪:🌚🌚🌚),让他帮你抄家规,你们两个一起抄效率更高哦,只要998,998,998你买不了上当买不来吃亏,赶紧下单订购吧!(景仪:🌚🌝老子的聂怀桑什么时候是你的了。。。)(蓝启仁:蓝景仪,老子一词岂是我们云深不知处的人能说的?再罚你一遍家规。)

  (蓝景仪:QAQTAT,有苦说不出啊!为什么明明叔父你自己也说了就罚我一个。。。)

  

  (小剧场:“(因蓝启仁派人盯着而自己抄完六遍家规的某只)那个,怀桑呐。”

  “景仪,你来了,坐。”

  “怀桑呐,你知不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减轻劳累吗?”

  “啊?可是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啊。”

  “聂怀桑?你除了会说不知道还会说什么?”(还会说我真的不知道啊)

  “这个,我也是真的不知道啊。。。”

  “罢了罢了,聂怀桑呐,我和家规过日子罢了,至少家规不止会说这一句。”

  “唉,那个,景仪。。。唉,真的走了啊。。。(失落)”

  “啊!没想到吧,我又回来了!有没有吓你一跳啊?!”

  “啊啊啊,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啊!”🌚🌚🌚😂😂🌝🌝🌝)

  

  “叔父,你这样罚景仪会不会。。。(汗)”

  “哼,这小子,没让他倒立就好了!”

  “景仪。。。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景仪:哼倒立算什么?只要有笔有册子,哪里都是我抄家规的天堂!倒立?呵呵,小ks,我能躺着抄,坐着抄,找人帮我抄,当着叔父的面抄。。。(此处省略N种方法)我是谁?我可是大名鼎鼎的夷陵老祖。。。我呸!大名鼎鼎的抄书小能手呐!万一要是聂怀桑有个三长两短,我就可以和家规在一块了。(聂怀桑:景仪你。。。QAQTAT。。。))

  Mr.抄书狂魔@蓝景仪😎😎😎

  抄书界最高境界:@蓝景仪

  抄书算什么?!!

  抄书使我快乐!!!

  咳咳,好了言归正传了。

  

  “那个,我想清楚了,你帮我去叫叔父来吧。”

  “好。”

  蓝湛叹了口气。

  “自然是清楚了,想。。。想带你走。”

  

  “哦?他当真这么说的?”

  “是的,含光君今天还用了午膳,应该是想明白了。”

  “好啊,果然是忘机,想清楚了便好。”

  蓝启仁笑了笑去了藏书阁将封印解了开。

  

  “忘机,你当真想清楚了?”

  “是的,我想清楚了,我会带魏婴去找仙士,找不到就一直找,可能一年,可能三年五载或是,一辈子。。。”

  蓝启仁刚还想夸他,结果听到后面几句,真的是要气炸。

  

  “你!”

  “叔父,还恕忘机无礼。”

  说罢,蓝湛就是往外走去。

  “你给我回来!”

  蓝启仁气急败坏想把蓝湛抓回来,不料,奈何蓝湛不肯,只好硬碰硬。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

  “叔父,你再给我一百次机会,关我一百次,我的回答还是一样,我不会放弃的。”

  “好,事到如今只能这样了,是你逼我的,忘机。”

  

  说时迟那时快,蓝启仁一个飞身回旋点了蓝湛的穴。

  “叔父,你。”

  蓝启仁把一粒药给蓝湛服下。

  “放心,这不是什么毒药,只是让你受我控制罢了。”

  “叔父。。。”

  “天色不早了,你先回房歇息吧。”

  

  蓝启仁话未说完蓝湛便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往静室走去。

  “不行。。。魏婴。。。”

  奈何蓝湛的功力再强也破不了这控制。

  一路回到静室,受蓝启仁控制洗漱完毕上床休息,蓝湛现在心里早已乱成一团。。。

  

  第二天,蓝湛又受蓝启仁控制洗漱用膳,今日是重要的日子,前段日子有人慕名要来云深不知处学道,都是大家贵客,不能怠慢,若不是蓝启仁控制着蓝湛怕他今日定会缺席。

  

  “唉,你看来了,派头可真大。”

  “你是没看到过兰陵金氏,这和他们比起来还差的远着呢!”

  “蓝景仪。”

  景仪立马乖巧地闭上嘴。

  

  “穆某听闻云深不知处学风严谨教学极好,特地前来拜访,这是穆某的一点小小心意,还望前辈收下,别嫌弃。”

  “忘机。”

  蓝湛顺蓝启仁指示接了剑,突然想到什么。

  “此药既控制人心,是不是。。。”

  

  蓝湛趁蓝启仁不注意,将剑刺向自己胸口。

  “忘机!”

  眼看着剑锋就快扫到蓝湛胸前,蓝启仁急忙叫住,可是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蓝湛举着剑,双手颤抖,此时剑端刚好刺进胸口,血,染红了他的衣襟。

  

  只见蓝湛潜意识和蓝启仁的控制作对,竟将剑刺进了胸口。

  “忘机!”

  蓝启仁失声大叫道。

  蓝湛这才受控制将剑拔出。

  血,蜿蜒,染红了衣襟,染红了双眸。

  

  “快,扶他去静室!”

  蓝启仁命令蓝思追和蓝景仪扶蓝湛回房。

  “你,去请大夫!”

  “是。”

  “忘机啊,忘机。。。你怎就如此。。。”

  

  此时魏无羡突然心口一痛。

  “蓝湛?”

  

  。。。。。。

  今天就虐到这里吧,该睡了,安喽,小可爱们

感谢小英雄,今天我丘比特在这里和大家废话
没有小英雄就没有现在的我
没有小英雄就没有胜出
胜出是我的一见钟情
没有花哨的黏腻,没有马马虎虎的迷幻,甚至在平常人眼里看起来是上辈子欠债的仇人
原本以为自己够开朗,突然发现在很多事情上还是老样子,没办法啊
胜出给予了我莫大的精神支柱,也让我结交了很多朋友,信誓旦旦说要磕一辈子,其实也没人说的准吧,但是我不会忘了你们的,你们带给我的欢乐还有泪水,可能你们的爱情是很虐心,关系紧张的幼驯染,甚至说不上几句话,不知道如何表达,爆豪胜己人气不低,可是黑粉也不少,我列表里也有
这里我声明,我没有为任何人洗白,也没有诋毁谁,我知道,爆豪胜己的脾气,因为强大的自尊心一次又一次伤害朋友,我也心疼,但是毕竟每个人思想观不一样,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总不会是一个结果
虽然这是部热血番,胜出在里面也只是友情,其实这种友情早就超出了爱
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磕到真的,在我身边或许自己身上
不求爆豪胜己能改掉脾性,毕竟改了就不是他了,只是希望要和出久好好的,我一直都在啊
我希望,我可以磕胜出磕到没有尽头
最后,谢谢平哥给我带来这么好的番,谢谢

《七秒》12

  晨初的阳光很是轻柔,大片大片的透过窗户纸照进来,不透的也总有丝丝缕缕的挤了些进来。屋内,连细小粉尘飞扬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唔。。。”

  江澄的生物钟正好这时响起,每日早起练剑,基本功不能废。

  睁眼,是魏无羡的房间。这才有些清醒过来,自己昨晚在这睡了一晚。

  

  “啧。。。”

  江澄饶是这么坐着睡了一晚,早上醒来自是有些鼻音,怕是惹风寒了。

  “咳咳。。。”

  江澄咳了几嗓,揉了揉太阳穴,无碍,便出了魏无羡房门练剑去了。

  

  “啧,这个江澄大早上的把人吵醒。。。话说蓝二哥哥怎么样了,这几天一直没能变回人型,他怕是要急坏了。。。。”

  魏无羡轻皱了眉头,不知为何,总觉得心里有些惴惴不安的感觉。

  

  “阿澄。”

  “你怎么来了?”

  是蓝曦臣的声音。

  魏无羡忙竖起耳朵,想听听他们说什么。

  

  “阿澄,这几天一直没有魏婴的消息,我怕你。。。”

  “他的消息?呵,他啊,想走便走,想回就回?他的事又与我何干?(内心:蓝曦臣,你若把我的话当真了,有你好看的!)”

  

  良久不闻人语声。。。

  “阿澄,我与你说,你要有个准备。”

  “何事?莫要耽误我练剑。”

  “魏婴他魂飞魄散,怕是。。。”

  “魂飞魄散?就他?呵,蓝曦臣呐蓝曦臣,你真不了解魏无羡呐。。。”

  

  “阿澄,忘机也是这样想的,结果顶撞了叔父,被软禁于藏书阁了。”

  “那魏无羡呢?”

  “魏婴。。。叔父已下令将他下葬。。。”

  

  “什么?你再说一遍?”

  “魏婴的灵体埋在云深不知处的后山,你随我去看看吧。。。”

  “蓝曦臣,魏无羡生是我江家的下属,死是我江家的人,你们凭什么?啊,凭什么下葬。。。魏无羡,你又要食言?。。。”

  

  江澄一边说一边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阿澄。。。”

  蓝曦臣看着江澄这副模样,心疼的紧。

  “你走,你给我走!走啊。。。”

  

  “阿澄。。。”

  “蓝曦臣,我不想再看见你了,魏无羡我自会去接回江家,这里还轮不到你们姑苏插手!”

  “阿澄,你别这样好不好,我陪你回去,我去和叔父商量,你别这样对自己。。。”

  

  “呵,商量?难不成我要带他走还要问那蓝老头的意见,笑话!”

  “阿澄,后山是埋葬仙门忠义之士之地,不可擅闯,你不能去。”

  “蓝曦臣。。。你今天若是执意拦着我,我们就一刀两断,从此你做你的谦谦公子,我当我的家主。”

  

  “阿澄,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去的。”

  “好啊,蓝曦臣,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噌~,三毒剑出鞘,划过蓝曦臣的衣袍,摩擦声做响。

  

  “阿澄,你冷静些。”

  江澄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往门外冲。

  “阿澄!”

  蓝曦臣拉着他的手。

  “别去,就算我求你了,行吗?”

  “蓝曦臣,你不懂魏无羡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你,让开。”

  

  蓝曦臣半晌没动。

  “意味着什么?只怕与我和忘机般了罢。。。”

  蓝曦臣心想。

  “魏无羡呐,他啊。。。可是另一个我呐,我的童年我的年少,全在他那啊。。。”

  

  蓝曦臣一时语塞,竟不知如何劝阻道。

  眼看江澄就要走到门口去了,蓝曦臣挡住他。

  “阿澄,抱歉。”

  “蓝曦臣,你找死。。。”

  

  “唔。。。阿澄。。。”

  “喂,你TM的为什么不躲开?!蓝曦臣?!”

  江澄看着倒在自己怀中的蓝曦臣,眼睛红的似要喷出火来。

  刚才,他只是,只是拿剑刺向他,只是做做样子啊,蓝曦臣这个傻子为什么不躲?啊!?

  

  “阿澄,如果非要这样你才肯罢休的话,我愿意一死。。。咳咳。。。”

  “蓝曦臣,说什么傻话呢?!来人呐!人呢?!”

  “宗主。”

  “快,去给我请最好的大夫来,快去!”

  “是。”

  

  “蓝曦臣,你不准给我有事,听见了没有!?啊!?”

  “阿澄,别走。。。”

  江澄扶起负伤的蓝曦臣,将他带到房里。

  

  “给我躺好了!不准乱动!听见没有!?”

  “好,只要是阿澄想要的。。。唔。。。”

  “话真多,躺好!”

  江澄摁着蓝曦臣的伤口,双手猩红的都是血。

  

  魏无羡看了,直咂嘴。

  “啧啧啧,江澄呐,江澄,你看看呐,曦臣大哥对你可谓是一片痴心呐。。。”

  虽然嘴上这么说,好似很轻松无奈,可是他心里乱七八糟的。

  

  “江澄这个不长脑子的,今天又好忙活一天了。曦臣大哥应该没事吧,毕竟他修为这么高。蓝湛被软禁了啊,他若是知道‘我’被下葬。。。怎么办呐!?老天爷,哦买嘎。。。”

  

  江澄这边想找东西给蓝曦臣简单包扎一下伤口,可是手边没有东西。

  “啧 。。。”

  蓝曦臣见江澄有些为难,摘了自己的抹额递给他。

  “这个,你没事吗?”

  “没关系,命重要,何况是阿澄你。。。”

  

  “(///A///)但好像还不够。。。”

  江澄想着,突然把自己发上的发带给解了,和蓝曦臣的抹额系在一起。

  “好了,躺好别动,你忍着点痛。”

  “嗯。”

  

  江澄给他包扎的时候,蓝曦臣一直看着他笑。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笑的出来?”

  “我看阿澄担心我的样子甚是可爱呢。”

  “你!谁担心你了?!刚刚明明是你自己不躲开的好吗?换做是别人也没人会见死不救啊!?还有,你若死于我剑下,我怕是也活不成,你蓝家那些个人还不得把我杀了给你报仇?”

  

  这种时候,蓝曦臣和魏无羡的想法往往会统一,就是,确认过眼神,江澄是个死傲娇🌚🌝。

  魏无羡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想他的二哥哥。

  

  “我还记得你们江家的家规,明知不可为之。阿澄,明知不可做断袖却还是心悦于我,曦臣着实感动。。。”

  “蓝曦臣!谁心悦你了,啊?!”

  “曦臣大哥好样的!👍👍👍(魏无羡打赏了999坛天子笑)”

  

  “宗主,大夫来了。”

  “咳,让他进来。”

  “是。”

  “蓝曦臣,管好你自己的嘴,若是叫人听去了,后果自负。”

  “啊,我可是一五一十的全部都听见了呢,江澄的把柄,hiahiahia。(江澄🌚🌝:魏无羡,既然明知不可而为之,那我cnm)(魏无羡:你去吧,我不会告诉江叔叔和虞夫人你要上我娘的(才怪),要不我现场任曦臣大哥做娘?)(蓝曦臣:摸不着头脑😶)”

  

  (小剧场:话说蓝曦臣负伤,江澄帮忙止血。江澄系好带子,“你自己把衣服脱了。”

  “阿澄,我动不了。。。”

  “。。。”

  江澄无奈帮蓝曦臣脱衣服。

  “唔。。。”

  可能是弄疼了。

  “叫你自己脱不脱,活该。”

  江澄很快帮蓝曦臣脱下衣服。

  “艹,这蓝曦臣的身材竟如此的。。。”

  江澄看的眼冒金星,鼻血直流。

  “阿澄?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

  “我看你都流鼻血了,没事吧?”

  “没事没事。”

  一边擦鼻血一边说,声音老好笑了。

  “噗。”

  “你笑什么?”

  “阿澄真可爱,对我的想法可是丝毫没有保留,全部让我看到了呢。

  “(魏无羡)我也看到了,又一个把柄。”

  “蓝,曦,臣!”

  “阿澄莫要恼羞成怒了,伤身体。”

  “谁恼羞成怒了!?”

  系统温馨提示:你的好友魏无羡已笑晕在鱼缸。)

  

  蓝曦臣笑了笑,正想再说些什么,大夫进来了。他到嘴边的话只好咽了回去。

  “怎样?”

  “这位公子并无大碍,只是不要下床,修养个几天便好。”

  “嗯,那药方。”

  “我这便去写。”

  

  江澄瞪了一眼蓝曦臣,没好气的坐到一边,看大夫写药方。

  “好了,这药一日三副,饭后服用,今日便可派人去抓药了。”

  “好,来人,赏钱,送客。”

  

  江澄不想和蓝曦臣共处一室,便亲自去买了药,亲自做了饭食。

  “喏,你先吃,我去有些事情。”

  “好,都听阿澄的。”

  

  “宗主,这种事就让我来吧,烫到您就不好了。”

  “无碍。”

  “。。。”

  江澄执意自己熬药,下人拗不过他,只好让他去熬药。

  

  “唉,你们听说了吗?江宗主在给那个姑苏来的蓝公子熬药呢!”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我听说今日的午膳还是他亲自下厨。”

  “江宗主单身这么多年,不会对这姑苏蓝公子有意思吧?”

  “谁知道呢?唉,别说漏嘴了,小心给江宗主听到了。”

  “走吧走吧。”

  

  “阿澄。。。”

  蓝曦臣看着自己手上的饭,笑意渐浓。

  “嘶。”

  江澄不留神给烫到手了。

  “🌚🌝谁咒我?魏无羡是你吧?”

  (魏无羡表示不背这口大铁锅🌚😂🌝)

  

  “啊,宗主,您没事吧?!”

  “叫这么大声干嘛?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吗?”

  “额,这个,我一激动就。。。对了,我这里有药,宗主先凑合用用吧,我去请大夫。”

  “这点小事用不着大夫。”

  “可是。。。”

  “好了,你去干活吧,你的药还你。”

  

  江澄随意的抹了几下,便把药还给了下人。

  药好了,江澄把药倒出来凉了一会,就到蓝曦臣那去了。

  

  “唉,我说你这么大个人,吃饭怎么这么磨叽。”

  江澄一开门就看见了小口小口吃饭的蓝曦臣,不禁抱怨道。

  “阿澄,你做的饭,我舍不得吃光。。。”

  “谁和你讲是我做的!?”

  “不是吗?”

  “不是,少自作多情了,快吃,吃完了喝药。”

  

  江澄把药放在一边,眼尖的蓝曦臣发现他手上的烫伤的痕迹。

  “阿澄,过来一下。”

  “又怎么了?”

  江澄一边叨叨一边坐了过去。

  

  “我看看。”

  蓝曦臣一边说一边执起江澄被烫的手。

  “你干嘛?!(///A///)”

  蓝曦臣没有回答,只是低下头亲了一下江澄的伤口。

  

  “蓝曦臣!你TM的干嘛?!我涂了药的!都粘你嘴上了,你不觉得脏吗?!”

  江澄正想帮蓝曦臣擦掉嘴边的药。。。

  “唔。。。”

  

  江澄半天才反应过来。

  “蓝曦臣!你不要以为你受伤了我就不敢打你!”

  “阿澄,现在你的嘴上也有药了呢,我们两个一样。”

  “一样你个鬼啊!?脏死了,好不好!?”

  “啧啧啧,曦臣大哥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攻呢,就连亲亲这种事情都这么主动,蓝二是不是他教的?///A///”

  

  “蓝曦臣,你还不快吃饭?!”

  “嗯,都听阿澄的。”

  “你不要这样笑,很难看的好不好!?(这句话莫名耳熟,emmm。。。果然舅舅又带坏了大小姐。。。)”

  “明知不可而为之。”

  “蓝曦臣!”

  

  。。。。。。。。。。。

  读者:你说的,明天写蓝二哥哥的,我问你这话都是谁说的?!

  我:对不起,我食言了。

  读者:呵,我是多金贵的一个人呐,都这种时候了,还要你和我说这些?还不快睡觉?!

  我:qwq我错了,明天明天一定写,晚安。。。

  大家抱歉喽,放你们鸽子qwq了,本来说今天写蓝二哥哥的,结果想到曦澄了QAQ,明天写蓝二哥哥,真的真的,相信我,那我睡了。。。